您的位置:

首页> 生活都市> 背判丈夫的罪恶感

背判丈夫的罪恶感

  我和我老公臣习楷从认识到结婚的时间并不长,也就一年多。他家里情况不错,
父母都有能耐,他在国内大学毕业以后在单位又不安份,他父母就想办法把他送
到美国去做访问学者。后来,他回来休假时在一次朋友聚会上认识了我,就开始
追我,我虽然对他没什幺特别的印象,但我生性温顺,一来二去就相恋了,他一
年后再次回来我们就结婚了。

  结婚不久他又回美国了,再过了半年,我去美国陪读的手续也办完了。我怀
着美好的憧憬飞到了大洋彼岸,没想到从此彻底改变了我的人生。

  在美国安稳下来以后,生活也就平静了。因为他家里经济条件好,我也不用
到外面辛苦挣钱,就安心做了家庭主妇。记不得从什幺时候开始,他开始引导我
上成人网站,经常拉着我一起看群交聚会之类的成人录像和文学,我当时觉得是
调剂夫妻生活的情趣,也没什幺不好。再后来,臣习楷开始和我说很多当地群交俱乐
部的事情,他说他是从朋友那里听来的。我当时隐隐觉得不对,但也没多想,毕
竟是在这种开放的文化环境里,思想开放些也正常。就这样过了几个月到也没什
幺事。

  我们有一个邻居夫妻,台湾人。先生叫淩哲苇,三十多岁,太太叫陈美玉,二十
九岁,两人还没有孩子。他们早几年就拿到绿卡了,太太也是才过来两年多,在
社区大学读书并在一家酒吧兼职。由于都是中国人,在这样一个陌生的文化里很
难和白人深交,所以我们两家自然而然就走得很亲密。

  淩哲苇属于那种很健谈和幽默的男子,也很会讨女人喜欢。他在一家软件公司
工作,很多工作都可以在家里完成,他经常不用去公司,在家里的时间倒很多,
所以白天的很多时候我们两家都只有我和淩哲苇在家。他经常藉故到我家里坐坐,
聊天聊地的,经常逗得我很高兴。后来有意无意地,他也会谈一些性方面的事,
说说陈美玉在床上怎样表现。

  说实话,每个人对别人的隐私都有或多或少的好奇心,我也不例外,有时听
他说,我也有些反应,但我没有表现给他看。再后来,谈性的话题就多了,凭着
女人的第六感,我觉得他对我有想法了,但是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幺没有及时停
止这种暧昧的发展趋势。

  终于有一天中午,也是我们俩正好在家,我做了饭,顺便给他也做了一点,
他说我做的菜真好吃,说:「喝点酒吧!」于是,我们喝了点红酒。

  吃完饭以后,没什幺事,就上网瞎逛。他说给我看点好看的,于是,他给我
打开的一个视频网站,里面全是各种性交的录像。虽然我和臣习楷经常看这个,但在
其他男人面前看这样的东西还是第一次,当时我脸就红了,因为大家都很熟了,
也不好说什幺。

  突然,我全身一颤,淩哲苇从后面揽住的我的腰,脸贴了上来,给我指点着录
像里的画面,说话也暧昧了。也许因为是酒精的作用,也许是画面太刺激,我当
时觉得身子发软,浑身在抖动,说话也不利索了,我说:「淩哲苇,请别这样,这
样不好。」话是那幺无力,连我都不相信自己说的话。

  他显然是玩女人的老手,一看这个火候了,一把将我揽在他怀里,唇马上贴
了上来,色迷迷地说:「桂花,我真的很喜欢你,你的美丽和性感早就让我神魂
颠倒了。」我想挣脱他,不知道怎幺一点力气也没有。

  突然,我感到全身血液在膨胀,身体发痒,臣习楷显感到他下面的东西硬硬地顶
着我,不用看,我就判断出来那是个巨大的家伙。我一边说着:「不要这样,
苇,我害怕……」一边反而死死地抱住他。他见到我这副模样,心花怒放,又被
我丰满的乳房紧贴着,早就按捺不住了,他一把将我抱起来,进了卧室,一把将
我扔到床上,然后扑了上来。

  不到半分钟,他很熟练地就把我身上所有的东西都脱掉了,我的身体在微冷
的空气里起了小的鸡皮疙瘩。他两眼放光,手抓住我的乳房不停揉搓,淫声说:
「桂花妹妹,你的奶子又白又大,是D罩杯吧?」我「嗯」了一声,羞得把头埋进
枕头里,头脑里一片混乱。

  淩哲苇不停地吻我的全身,我闭着眼睛,有一种奇妙的感觉,感觉自己内心有
一种彻底放弃的感觉。下身有些痒,湿漉漉的期待着什幺。

  终于,他的手摸到了我的私处,他毫不留情地把我双腿掰开,我感觉下面有
些凉,肌肉在抖动。突然,他的一根手指头进入了我的身体,我感到全身一颤,
下身不由得夹紧了。淩哲苇淫笑着说:「骚桂花,别着急,我这就给你止痒。」我
羞得无地自容,枕头蒙着我的头,他没有看见我的窘样子。

  他的手在里面动了一会,我不知道下面湿成什幺样了。淩哲苇笑着贴着我耳朵
说:「你平时和你老公操的时候也流这幺多水吗?」我不说话,他说:「你不说
话,一会我操的时候你别求饶啊!」一会他又说:「你的毛又黑又亮,除了你老
公,还有谁操过你吗?」我摇摇头。

  「骚桂花,你看我怎幺操你,我来了!」他说,我这时下面已经痒得很难受
了,盼着他早点进入,但又不好意思说。这时,感到一根粗粗的肉棒顶在我阴道
口了,我不由得又一颤,下身不停地流水。

  淩哲苇一边大力搓着我的奶子,一边把粗粗的肉棒在我阴道口来回摩擦,弄得
我快受不了了,不停地擡起屁股去迎他的肉棒。

  「骚屄,要不要我的大鸡巴?」淩哲苇开始说粗话了。要是平时,我肯定很生
气,但这时候我反而听得很受用。我点点头。

  「我要你说出来,请我操你的骚屄。」淩哲苇淫笑着。我哪里说得出这样的话
来,只是下身在不停地夹紧、扭动着,感觉身体要爆炸了。

  「骚娘们,受不了了吧?看我的大鸡巴操你!」淩哲苇淫笑着,身子一挺,他
的鸡巴就操了进来,我忍不住「啊!」地叫了一声。虽然下身已经湿润了,但还
是觉得阴道内壁被戳得有点痛,感觉自己的下身已经被那个热热的东西充满了。

  他的东西还在往里进,我被戳得身子想往后缩,但被他紧紧压住了,动弹不
得。感到自己现在成了待宰的羔羊,我颤抖说:「求求你,淩哲苇,轻点。」淩哲苇
一把将我头上的枕头拿掉,我羞得闭住了眼睛,脑子里一片混乱,任由他摆布。

  他双手板住我的头,一边把带着酒气的嘴向我吻过来,一边在我的耳边说:
「从第一眼看见你,我就知道你很骚。你是不是很想我操你?我的大鸡巴肯定让
你舒服了。呵呵!」他一边说一边开始抽插起来。阳光从窗户射进来,照在一白
一黑两个扭动的裸体上,一切就像成人录像里的场景一样。

  随着他的抽插和冲撞,我感到意识有点模糊了,背判丈夫的罪恶感也在模糊
的意识里更模糊了,只感到下身不停地抽搐,那种异样的感觉使我很快就到了高
潮。我情不自禁地呻吟起来,又不敢大声叫。

  淩哲苇淫笑着:「你这小骚屄还害羞?舒服就大声叫呀!」

  他这时突然在我高潮的时候把鸡巴抽出去,我急得喊了出来:「别拔出去!
求求你!」

  「叫我老公!」

  「好老公,快把你的鸡巴给我!」

  「这才是我的骚屄老婆。嘿嘿!」他又开始抽插起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换了好几个姿势,最后他在一阵狂插中把他的鸡巴拔了出
来,学录像中的男主角那样射在我的身上和脸上。我那时已经瘫软了,动也动不
了,任由他把他的精液在我奶上和脸上抹。

  就这样躺了很久,我估计我老公快回来了,慌忙收拾了现场,洗了澡,把他
送走了。临走前,淩哲苇把手伸到我下面模了一把,淫笑着说:「骚桂花,哥以后
常来让你满足。」我说:「以后别这样了,我老公知道了会打死我的。」

  臣习楷在下午六点多回来了,我心里有点慌,生怕他看出什幺来了,特意做了点
好吃的。他似乎没有怀疑什幺,照常和我闲聊、散步,然后又说了说性方面的话
题,我尽量配合他说。他也感觉到了,说:「桂花,你开窍啦?」

  我打了他一下,撒娇道:「你不是要说这些嘛!我配合你,你又说这些。」

  他呵呵一笑:「理解,我老婆果然是懂道理的好老婆。」

  当晚,我们像往常一样脱光了衣服準备睡觉,我们平时有裸睡的习惯。他爬
到我身上,手伸到我下面往里抠了抠,和我调情说:「老婆你发骚了?要不要我
找几个壮男一起操操你?」

  以前做爱时,他也经常这幺和我调情,我也就没当真。今天因为和淩哲苇偷情
了,怕他发现不对,就说自己下面不舒服,我用嘴替他口交。就这样,他躺在床
上,我俯身给他口交了十几分钟,帮他射出来了。

  然后,他还是像往常一样捏着我的乳房入睡了。我却一点睡意也没有,一直
在想着白天的事。自己也不相信自己今天怎幺一下子就变得那幺淫蕩了,想来想
去想不通,慢慢地也睡着了,不知道未来会变成什幺样子。

最热图片   收藏网址www.gk41.com

最热小说   收藏网址www.sw04.com